蒋介石冷笑着,杨虎城的鲜血终于流在了他的脚下

时间:2018-02-12 米榻网文 手机版
出版社:当代世界出版社胡宗南、宋希濂等满怀着牢骚和惆怅,各回到自己的防区,而本应出席高级军事会议的云南省主席卢汉,在今天才姗姗来迟。蒋介石林园行馆内,卢汉与蒋介石各怀揣测之心谨慎地交谈着。这天两人相谈甚久,却没有接触任何实质性的内容。夜幕已……
专题: 西北军怎么没救杨虎城 查理大桥故事 

出版社:当代世界出版社

胡宗南、宋希濂等满怀着牢骚和惆怅,各回到自己的防区,而本应出席高级军事会议的云南省主席卢汉,在今天才姗姗来迟。

蒋介石林园行馆内,卢汉与蒋介石各怀揣测之心谨慎地交谈着。这天两人相谈甚久,却没有接触任何实质性的内容。夜幕已布,烛光摇曳,两人仍在餐叙、“闲谈”。就在此时此刻,此地歌乐山麓的另一端,夜色中的松林坡戴公祠,由蒋介石亲自部署的刺杀杨虎城将军的罪恶计划正在秘密进行。

自“西安事变”后,蒋介石对张学良、杨虎城真是恨之入骨,只是迫于“兵谏”中他的亲自许愿和多方的政治压力,才没把张、杨迅速处死,而是分别秘密监禁在西南。1946年,重庆政治协商会议上,中国共产党严正提出“释放张学良、杨虎城等政治犯”的主张,全国各民主党派也群起响应,慌了手脚的蒋介石急忙把张学良转移到了台湾继续监禁,监禁在西南的杨虎城也数次变换了秘密关押地点。

1949年初,蒋介石宣称“引退”,代总统李宗仁宣布释放张学良、杨虎城等政治犯。但国民党特务机关西南区区长徐远举和重庆市市长杨森,以“不知杨虎城现在何处”为由拒不执行。李宗仁在南京《中央日报》登文寻找已奉蒋介石令隐居幕后的大特务头子毛人凤,重庆一些报纸上也登出了“毛人凤在哪里?”的质问,要求国民党特务立即释放杨虎城和张学良。毛人凤急忙去请示蒋介石,蒋很生气地说:“这还用请示什么。如果张、杨当年听我的话,不闹西安事变,那我早就把共产党消灭了,不会搞到今天这样的局面。现在把他们放出去,马上就会投共,于我们不利。杨在重庆,目标太大,马上将他转移到贵州。”毛人凤忠实地执行了蒋介石的命令,把杨虎城秘密移押黔灵山麒麟洞。

蒋介石这次来重庆,当然忘不了仍关押在西南的杨虎城。他觉得,这块病根该是除掉的时候了。他刚到重庆,即指示特务机关将杨虎城及其秘书宋绮云两家6人,押回重庆秘密杀掉。他似乎要让杨虎城死在自己的身边,方能解消积淤在心10多年的仇恨。毛人凤曾建议把杨虎城移押台湾,蒋介石阴森森地说:“留他们做什么?还是在重庆秘密搞掉吧。”有人又提出在贵阳就地“处理”的建议,蒋介石也不同意。他非要杨虎城的血洒在他蒋某的身边近处不可。

重庆“九·二”大火的前一天,军统特务奉蒋介石之命到了贵阳,见到杨虎城将军后,谎称道:“委员长已到了重庆,想见见你。”杨将军虽然疑虑重重,还是被特务们押上了回重庆之路。他怀抱着两年前因受尽折磨和虐待致死的夫人谢葆贞的骨灰盒,在9月6日傍晚抵达重庆近郊海棠溪江边。此时,蒋介石正在林园行馆中与卢汉共进晚餐。

杀害杨虎城的地点选择在歌乐山中美合作所松林坡“戴公祠”内。这里原来是特务头子戴笠的住所,屋舍修建于半山坡上的松树林中,非常僻静,平时绝少人来。“戴公祠”是戴笠被摔死后,特务们为纪念这位军统局的开山之人而起名的。其实此处最早是抗战期间戴笠为蒋介石修筑的躲避空袭之处。蒋介石虽然只几次来此住过,却牢牢记住了这个静得让人发怵的地点,于是决定把自己大仇人的人生归宿安排在这里。

6日这天,负责前往贵阳“接”杨虎城的周养浩,于返渝途中发出了今日“货到渝”的电报,毛人凤派出交警总队一个中队,把松林坡团团围住,不让任何人进入。晚上10时左右,杨虎城在周养浩等特务的押送下,由海棠溪渡口摆渡过江。汽车上岸后,便以飞快的速度直驶戴公祠。杨虎城等人在山脚下的停车场下车后,早已等候在这里的特务诡称:“请暂在戴公祠住两天,一面等委员长接见,一面等飞机去台湾。”

杨虎城在两名特务的搀扶下,踏着三百多级石阶向坡上的戴公祠走去。其子杨拯中手捧亡母的骨灰盒,也被两个特务挟持着随后向上走。父子二人来到戴公祠会客室门外时,特务指着会客室说:“这里有两间房子,随便你们住哪间。”刚走过又陡又长的石阶路的杨虎城还喘着粗气,其子跨先一步走在了父亲前面,进了会客室。早已等候在里面的特务王少山、林永昌两人,还未等杨拯中看清屋内有人,就将利刃刺进他腹中。拯中一声惨叫,又被特务接连数刀捅倒在地。杨虎城听到儿子的惨叫声,刚一转身,特务杨进兴、熊祥的尖刀便当胸刺来。杨虎城还未喊出声来便与儿子一同倒在血泊中。特务张鹄、李谦祥、江利田等人,旋即将杨虎城父子的遗体拖至旁边一座花台泥坑中,并在上面填土照原样栽上了花木。然后,特务们又奔下山,将杨虎城幼女杨拯贵和秘书宋绮云、徐林侠及其幼子宋振中(小萝卜头)刺死,将遗体分别埋在屋内:并在上面打上了三合土。

深夜,刺杀杨虎城的消息由毛人凤亲自报告了蒋介石。蒋介石听着毛人凤的详细述说经过,非常赞赏特务们干净利落的行动手段。他得意地笑了,杨虎城的血终于流在了他的脚下。

本文关键字:

您可能喜欢

相关文章